不能让儿子被车祸夺走后半生

发布时间:2019-05-06 09:53  点击次数:99  来源:中山医院

不能让儿子被车祸夺走后半生

没钱住院治疗,阿平只能躺在床上静养。

NO:2095爱心档案:阿平(化名)

联系人:屈先生

电话:15915843801

心愿:筹够费用,继续接受治疗

“这就是从里面取出来的,他脑袋上有这么一个大洞。”阿平爸爸拉开装满各种票据证明的文件袋,掏出一块东西放到自己的头上比画着。记者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龟裂的、凹凸不平的黄褐的“甲壳”不是什么模型,原来就是阿平的一块头盖骨——右侧颞骨!开颅取骨,常人难以想象的经历为何会发生在阿平身上?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2013年国庆,正在读初三的阿平和同学出去聚会。当时,阿平乘坐的摩托车不幸与一辆泥头车相撞,一小时后,路人报警,随后送去医院急救。阿平爸爸说:“我们一到医院,就收到一张病危通知单,医生说这是重大级伤残。我儿子被抢救过来后,就住进了重症监护病房,我们通过窗户守了两个月,他才醒了过来。”

这一场车祸,彻底改变了阿平一家的生活。

车祸后,阿平留下了颅脑重创、全身13处骨折等一系列病痛,至今仍无法下床活动。每天,阿平就躺在床上,不说话,只是眼睛一睁一闭,一睁一闭。”现在,阿平处于康复阶段,医生建议让他住院接受康复训练。如果错过目前最佳的治疗时期,阿平很可能会留下终身残疾。但是,由于家里经济拮据,阿平没能住院治疗。

阿平爸爸今年已79岁,祖籍四川巴中,二十多年前携全家来穗工作。有知识、懂书画的他曾经在绢麻厂担任画师、在商务学院做代课老师,但年老后无法工作,也没有退休金。而阿平的妈妈为了照顾阿平在2013年后就没去工作了。全家人的生计都靠在干洗店工作的阿平的哥哥来维持,但是,一个月2500元左右的工资,交了房租、水电费等开支,基本没有剩余了。在阿平治疗期间,全家人已经花费了50多万元,而这笔钱基本都来自于泥头车所属的建筑公司给的赔偿,并且不是一次性付清的,阿平爸爸说:“断断续续地赔,断断续续地就医。收到钱就可以住院十天半个月,没有了就只能中断治疗搬回家,没有办法。”

“现在能赔的都赔完了,家里生活条件很困难,不怕你们见笑,有时候揭不开锅,我就到市场上去捡那些卖菜的摘下来的黄菜叶子,回来掺在锅里煮。”阿平爸爸说,“但孩子的病不能再耽搁了,我现在就希望有好心人能帮帮我们,让我儿子能够及时接受治疗。”

本版撰文信息时报记者陈少韩实习生潘贤珍李悦

本版摄影信息时报记者陈少韩实习生李悦

本期刊出个案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上一篇:北京养老引入“高端智库” 下一篇:美医药电商创新:CVS.com推互动咨询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