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多方探讨药品可及性的方式_弋矶山医院

发布时间:2019-06-28 19:38  点击次数:146  来源:中山医院

编者按:2018年 12 月 8 日, “第26期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在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顺利举行。圆桌论坛激起在场200+人的关注与讨论。

由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主办的“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历经6年,于2018年12月8日顺利举办第26期,本次会议以《病人用药,如何可及?》为题,引发热烈讨论,这也是本年度最后一期。

火爆现场

火爆现场

圆桌论坛精彩讨论整理如下:

医保和商保怎样合作让大家获得更多的可支付性保障?

金荣华

商保未必要跟医保配合,商保应该探索一种模式,以病人为中心的模式或关注人群的支付模式,我想这是非常好的思路。

现场

中国商保现在正在进入快速发展通道,从集采,三医联动的保险方面也需要商业保险的积极参与。集采来讲,国际的自由集采模式更多是商业保险参与。从企业的发展来讲,特别是创新驱动方面,创新要在纳入国家谈判医保之前有一个空档期,急需商业保险的支持。纳入医保以后,因为报销比例各城市不同,自费部分也急需商业保险参与。

现场

我们国家是社会医保,不是国家保险,所以社会医保占98%而,每年新农合在政府补贴加强的情况下已经覆盖了98%,商业医保适合进行除医疗费赔付性医保之外的方向。

医疗评价是可及性最基本的第一原则。其实药的可及性来源于医疗的可及性,医药不能分家。医疗可及应该是可进行,效果可及,承担可及。最近的数据表明老年人用药在5种以上,用药过多。医改从2009年开始变成药改,由卫生部门主导采购,但是医改不仅仅是药改,这一次又转到政府部门主导4+7药品招标,但是这个部门是否能代表各方利益,实际上没有医院和消费者代表。整个医疗服务体系里,病人和医院是服务市场,医院和药企包括信息化设备是要素市场,用药市场应该是纯粹的市场,其实不应该受到国家和政府的过多监控。卫生经济学有一个基本原则叫政府监管医疗卫生体系,第一个安全,第二个信任,信任体系破坏了是很可怕的,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要考虑基本的原则。

1、医保应该发挥规避参保者的医疗风险、财务风险作用,应该有所封顶;

2、不论是商业医保还是社会医保,健康管理是控费的最佳途径;

3、控制费用,药和药之间、预防和治疗之间相互调配。

作为典型国产创新药,国家在准入层面包括省市级集采层面,包括国家医保谈判,进院等各个阶段,国家是否有具体的推动政策,帮助其准入?您觉得趋势会怎样?

万江

贝达的新药在早期研发包括审批过程中就得到了国家各个部委的大力支持,但是新药上市之后准入速度就放缓了,甚至跟国外创新药进入医保目录是一样的。贝达确实抓住了第一次国家谈判的契机,但是那时候我们对整个国家政策不是非常了解,实际上卫计委当时只能对新农合政策给予帮助,而医保政策和人社保没有沟通到位,所以谈判之后,虽然把价格大幅度下调,但是整个医保政策特别是各地落地都没有获得任何的政策支持,企业在早期面临了很大的经营风险。 

进入2017版的国家医保目录以后,贝达也拿到了各地挂网价格,同时参加了像上海这样比较率先集采的这些政策,得到了很多获益。比如,上海的政策确实做到以价换量,但是除此之外,其他很多省市自治区,因为统筹的范围和能力包括医保基金的差距,落地执行的差别很大,相对来说患者可及性还是比较差。后来我们也进了国家的基本药物目录,但是这种情况也没有改善。从销量上确实比去年有明显的提高,而且势头非常好。我觉得和中国没有被满足的肿瘤治疗需要有密切关系,当打破药物的政策壁垒后,一旦药物能到医生处方环节,患者接受度非常高的。主要的困境是,

1、 国产创新现在面临进入医保和基药目录的时间比较滞后;

2、 国家协议采购价获得后,还要参加各地的招标或者备案;

3、 在医院准入方面存在二次溢价;

等限制了患者的可及性。个人建议国家应分类管理,一个是对过期药物招采制度,一个是创新药进入医保目录后的相关配套政策。

龚波

上一篇:一窝蜂卖“百万医疗险” 4家互联网财险公司健康险亏损4亿元_眼科医院 下一篇:全美首个城市!旧金山市拟推全民精神健保系统_不孕不育医院